下半年GDP能否再超预期

2020-09-10 21:27:47 原创 11

2020年第二季度GDP同比达到3.2%,显著超出市场预期。那么,下半年GDP同比能否再超预期呢?彭博调查显示,市场预期2020年第三、第四季度GDP同比分别为5.2%和6.1%。也就是说,到第四季度,市场预期GDP增速将回到2019年的水平。

分行业来看,目前各行业可依据恢复情况分为两组:一组包括建筑业、房地产、金融和信息传输业,其GDP增速已经超过2019年第四季度疫情爆发前的水平;另一组包括工业、批发零售业和交运仓储业等,其GDP增速还未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展望下半年,在已经恢复的行业中,金融和建筑业GDP增速年内可能进一步上升,但房地产调控收紧将影响房地产GDP增速;在恢复过程中的行业里,基建投资和海外需求的回暖有望带动工业GDP增速回升到疫情前的水平,但就业总量和就业结构的变化将制约批发零售、居民服务等行业的恢复。总体来看,下半年GDP增速有望继续回升,但第四季度GDP同比或低于市场预期的6.1%。

2020年第二季度,我国的实际GDP同比增速达到3.2%,高于市场预期的2.4%。GDP的超预期表现也使得市场对下半年经济增长变得更加乐观。截止7月31日,彭博所调查的市场机构对于2020年第三、第四季度GDP同比预测的中值分别为5.2%和6.1%。而2019年全年GDP同比增速即为6.1%。也就是说,市场预期到2020年第四季度,GDP同比增速就会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那么,下半年我国的GDP增长能否再超预期?

如果分行业来观察,我们可依据不同行业对GDP同比的拉动程度将其分为两组:第一组为已经走出疫情影响的行业,包括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和信息传输业,其2020年第二季度对GDP同比的拉动已经超过了2019年第四季度疫情爆发前的水平;第二组为尚在恢复中的行业。其中既有疫情后恢复较快的行业,如农林牧渔、交运仓储、批发零售、住宿餐饮和工业,其2020年第二季度对GDP同比的拉动虽然低于2019年第四季度,但已经转正;也有疫情后恢复偏慢的行业,包括住宿餐饮、租赁和商业服务以及其他行业,其对GDP同比的拉动依然为负,较第一季度虽然有所恢复,但恢复较慢。下半年GDP能否再超预期,不仅取决于尚在恢复中的行业能否继续恢复至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也取决于已经走出疫情阴影的行业的GDP同比能否再创年内新高。

一、已走出疫情影响的行业

1、房地产业

2020年第二季度国内疫情形势好转,前期被积压的购房需求集中释放出来,商品房销售额当季同比增长了3.2%,当季同比增速是2018年第二季度以来的最高水平。得益于楼市回暖,2020年第二季度房地产业GDP同比增长4.1%,较2019年第四季度高出1.6个百分点。

然而,7月以来多个城市的房地产调控出现收紧。7月6日宁波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持和促进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通知》,明确提出抑制投资投机行为,调整限购区域范围,严格执行差异化个人住房信贷政策。7月15日,深圳住房和建设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通知》,调整商品住房限购年限,要求深户居民家庭、成年单身人士(含离异)须在本市落户满3年,且能提供购房之日前在本市连续缴纳36个月及以上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证明,方可购买商品住房。此外,深圳购房贷款和税收政策也有所收紧。在深圳收紧房地产调控后,深圳商品房成交面积应声回落。

7月30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进一步要求:“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奠定了下半年房地产政策的基调。在热点城市调控从严的背景下,下半年房地产业虽然有望在较为平稳的信用增长下保持韧性,但其GDP增速要挑战第二季度的水平则有一定的难度。

2、金融业

与房地产业相比,金融业GDP增速更有可能继续上升。历史数据显示,金融业GDP与股市成交额有一定的关联。在股市成交额放量的时期,金融业GDP同比容易出现上升。2020年7月,共计19个交易日的沪深两市成交额高于1万亿。这种情况在历史上较为少见,仅2015年4月至7月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如果股市热度持续下去,第三季度金融业GDP可能出现同比两位数的增长。

3、建筑业

基建投资的逆周期发力和房地产项目赶工使2020年第二季度建筑业GDP同比增长7.8%,较2019年第四季度高出2.5个百分点。下半年建筑业GDP同比增速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从基建投资来看,第二季度基建贷款需求指数同比增加了9.1个百分点。在基建贷款实际投放并运用到基建项目后,基建投资增速有望继续上升。从房地产投资来看,土地供应是房屋新开工的领先指标。受上半年土地供应同比上升的影响,下半年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降幅或继续收窄。

此外,随着疫情后线上商务、线上娱乐等新业态的发展,下半年信息传输业GDP增速将继续维持较快的增长。

二、恢复中的行业

尚在恢复的行业之中,工业、其他行业和批发零售业在GDP中的占比较高。这里主要讨论上述三个行业。

1、工业

制造业是工业的主要组成部分。分行业来看,上半年以家具、纺织服装、文教体美和皮革制鞋为代表的的可选消费制造业对制造业增加值的拖累最大,而与线上办公等新业态有关的计算机通信、与固定资产投资相关的黑色金属加工和专用设备行业恢复较快。

从可选消费来看,国内居民出行的恢复和海外经济体重启有望带动可选消费回暖。5月以来部分海外经济体已逐步解封,居民出行增加带动出行相关劳动密集型产品需求增加。以纺织服装、箱包为例,疫情期间居民出行受限,我国服装、箱包出口降幅在20%-40%之间,随着海外居家隔离放松,我国服装、箱包等出口增速有所修复,6月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降幅收窄至10%而箱包出口降幅收窄至31%。

当然,工业生产的恢复依然面临风险。一方面,近期中美关系收紧增加了出口的不确定性。考虑到目前中美关系收紧尚未触及中美第一阶段协议,且特朗普政府将中美第一阶段协议作为其执政主要业绩之一,未来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完全破裂的可能性不大。

另一方面,由于疫情反复,下半年居民出行可能难以回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进而影响可选消费行业的恢复。不过,2019年家具、纺织服装、文教体美和皮革制鞋行业在制造业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之和为5.1%,而黑色金属加工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和专用设备制造业的占比之和为16.6%。因此基建投资的加速能够弥补可选消费行业对工业生产的拖累,工业增加值同比有望回升至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2、批发零售业和其他行业

根据统计局的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其他行业包括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居民服务业、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以及国际组织。由此可见,其他行业主要包括两类:一类与公共事业相关,包括公共设施的管理和社会工作等;一类与居民的服务消费相关,包括车辆和日用品修理、娱乐等。其中,公共事业的逆周期性更强,居民服务消费则更容易受到疫情的影响。2020年第二季度其他行业GDP同比下降0.9%,较第一季度降幅收窄0.9个百分点,但依然明显低于2020年第四季度的6.0%,反映出疫情减轻后居民服务消费的恢复缓慢。

因此,批发零售业与其他行业的GDP同比能否回升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居民消费同比能否回升到2019年的水平。而就业因素将对消费的恢复形成制约。

从就业的总量来看,2020年前6个月城镇新增就业累计同比下降了23.5%,而限额以上零售累计同比增速与就业情况密切相关。在就业压力较大的情况下,限额以上零售同比难以回升至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从就业的结构来看,受疫情影响,农民工外出就业的意愿下降。7月30日政治局会议提出:“引导返乡农民工就近就业。”数据显示,与外出农民工相比,本地农民工无论是月均收入还是收入同比增速都更低。就业结构的这一变化也会对消费的增长形成拖累。

由此来看,下半年批发零售业和其他行业的GDP同比增速或难以恢复到2019年第四季度的水平,而这两个行业的GDP占比达到26%。虽然建筑业和金融业的GDP同比增速有望超越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但这两个行业的GDP占比合计约15%,难以完全弥补批零和其他行业GDP下滑的影响。因此,下半年GDP增速有望继续回升,但第四季度GDP或低于市场预期的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