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正在酝酿贬值波段评论,日本首相换帅和日本央行的利率

2020-09-21 17:35:30 原创 13

9月16日,前内阁官房长官杉杉正式当选日本首相。9月17日,日本央行召开议息会议,维持短端和长端目标利率不变,并重申不限购国债。日元对美元升值,日经指数先涨后跌。

在年初的降息浪潮中,日本央行扩大了资产购买规模,并以企业和私人贷款为抵押提供了零息贷款。与其他国家相比,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实际宽松力度不足,美元利率叠加,汇率下跌,日元升值。此外,日本采取了更为激进的财政刺激措施“弥补”,日元避险情绪的消退也有利于经济复苏和防止通货紧缩。

菅直人当选首相可谓是一张“亮牌”,保住内阁重要职位,承认安倍晋三兄弟岸信孝的命运,显示了防卫大臣杉贺继承了安倍的主张。“三箭”政策仍将延续,但货币宽松空间有限,可能会考虑汇率因素。2021年10月的日本大选可能提前。

第四季度大选结束和疫苗投放将提高期限溢价,推动美国国债收益率反弹,日元面临贬值风险。与此同时,日本非商业性空头头寸水平较低也表明日元正在酝酿之中。

9月17日,日本央行召开议息会议,维持-0.1%的短期利率和接近0的长期利率不变,并维持长期目标利率下国债的无限购买。政策委员会委员Kataoka提出反对意见,他说,应降低短期和长期目标利率,以减轻经济下行压力,减轻企业和家庭的债务负担。在此之前,9月14日和9月16日,前内阁官房长官杉杉被选为民主党领袖,随后继任日本首相。本周日元对美元升值超过105,日经指数先涨后跌。

空间有限,日元惊人

在年初全球降息浪潮中,日本央行还扩大了资产购买力度,包括开放政府债券无限购买,央行票据购买上限提高至20万亿日元,ETF购买规模增至12万亿日元/年,而J-REITs的购买量增加到每年1800亿日元等,但从横向比较来看,货币政策放松力度有限,具体表现在:

目标利率不变,不再降息;

虽然启用了国债购买“无限量”,但在设定价格锚定(即锚定10年期国债目标利率)后,国债购买规模将恢复到每年8万亿元左右。债务基础基本相同;

购买国债以外的资产的增加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8%;

除量化宽松外,日本央行还向商业银行提供零息贷款,允许商业银行申请私人债务和企业贷款作为抵押;日本央行指出,合格抵押品规模约23万亿日元,截至目前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1%,日本央行提供了总计13.2万亿日元的零息贷款,约占2.4%。

与“捉襟见肘”的货币政策相比,财政政策的力度是抗击疫情的重头戏。日本内阁最终制定了1.17万亿日元的财政刺激计划,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1%,旨在增加医疗用品的投入;对停业的中小企业和停业的日本公民进行补贴;提供旅游、交通、餐饮、农林等部门Muyu和其他严重受损的部门正在提供财政资源;通过日本国际合作银行(JBIC)等机构在日本银行和内阁府的信贷支持下支持海外公司,家庭和公司的融资环境比疫情前恶化,但明显好于次贷危机期间(详见图表5)。从历史情况看,日本财政赤字率有所扩大,这对日元在中期内是看涨的。

此外,日元汇率在本轮危机中失去了避险属性,避免了大幅升值带来的经济创伤,也为货币政策“补足”。如图6所示,出口以更快的速度反弹。货币敏感型耐用品和食品价格面临的通缩压力有所缓解,日本央行(bankofjapan)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需求也有所减弱。我们在“全球宏观晴雨表”系列报告中指出,日本出口、工业生产等硬指标小幅反弹,私人消费逐步回升,投资低迷和消费者信心指数也有所改善。从日本整体来看,边际经济复苏得到了证实。

总理换届的“亮牌”

2020年8月2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因身体原因“突然”宣布辞去首相职务,引发了日本执政党党首和日本首相换届风波。截至9月16日,选举已经结束。前内阁官房长官杉杉以377票当选民主党领袖。他在自民党获得多数席位,成功当选首相并改组内阁。菅直人的当选基本上成了选前的一张“亮牌”:

首先,作为前内阁官房长官,菅直人相当于内阁“三把手”,仅次于首相和副首相(甚至比副首相权力更大、更引人注目)。另一位在选举中受到广泛关注的候选人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作为政治调查委员长,相当于自民党的“二把手”,仅次于秘书长(虽然首相是自民党的领袖,他原则上脱离了他的政党地位。)。岸田文雄曾经是安倍“被任命”的接班人,党内支持者众多,但杉井作为安倍长期的得力助手,在政治履历和经验上并不亚于岸田文雄。菅直人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民意意识强,民意支持率高;虽然这次选举仅限于“党内”,但新一届日本大选(2021年10月)已经不远了。届时,决胜场将在“民意”上,杉杉当选党魁将能更好地确保自民党连任。

其次,8月底,日本媒体报道说,杉杉访问了第二任内阁官房长官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和党首秘书长日井俊彦,得到了他们两人和背后党派的支持。他是安倍晋三的“支持者”。换言之,杉木得到了安倍的支持。这从安倍改组内阁时任命的弟弟岸信孝(Nobuo Kishi)就可见一斑。在自民党在参众两院占据的395个席位中,菅直人有64个无党派席位,麻生太郎和日井俊彦领导的派系有103个席位,安倍最大的政党派系小田派系有97个席位。习近平,这三人确立了杉杉党的多数支持率。

最后,自民党秘书长Nikai Toshihiro Nikai在制定程序时以“时间短”为由简化了程序。代表大会的党员和全体地方党员一起投票,而不是地方党员投票,从而改变了地方从代表大会投票中获得的选票。相当于400票的票数减少到140票左右。这一举动基本上切断了另一位热门候选人石垣的选举。石桥的政治观点与安倍相左,由于“缺乏基本礼仪”,他不受国会议员青睐。然而,当地和私人社区的呼声很高。如果地方票和议会票在反对仪式上出现分歧,石桥可能会有“更替”。在这次选举中,石垣最终赢得68票。

总理换届后,经济上极有可能会提倡小贵和曹遂。菅直人作为安倍内阁的实用主义者,负责经济政策方针的执行和监督,包括疫情期间的政策应对计划,以及刺激国内旅游需求的“去旅行”。这也是菅直人当选的一个重要因素。原因之一是确保经济政策平稳过渡。此外,财政部长、外交部长、经济再生部长、奥运部长留任改组内阁,也体现了经济政策的继承和延续。此外,保守派的日本央行行长任期延长至2023年4月。不管首相是谁,央行的独立性将确保其货币政策继续宽松。

安倍晋三最重要、最广为人知的经济主张无疑是“三箭”,即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即在提高税率的同时增加支出的财政措施(最终达到扩大税基、增加财政平衡的目的)。采取结构调整,促进民间投资。“三箭”的基本逻辑是,宽松的货币政策推动日元贬值,刺激出口反弹。同时,进口价格上涨提高了通胀水平,促进了消费支出,从而推动企业增加投资,有利于股市上涨,资产价格上涨。带来财富效应,促进消费与投资良性循环。“三箭”政策最大的障碍是货币政策弹药不足。结构性改革需要发挥更大作用。同时,汇率也可能被纳入货币政策框架的考虑范围。

党魁争议结束后,下一个关键政治节点将是2021年10月的日本大选。不排除杉杉提前当选的可能性(比如奥运会的“东风”)。自由民主党多年执政的基础和Yoshihide Suga自己的舆论支持,很有可能保证自民党继续赢得大选。现任负责改革的大臣小泉纯一郎(环境大臣小泉纯一郎之子)都是党内的“新星”。

见解

日元的避险属性消退后,其对风险情绪的反应平淡。虽然美元指数和美国长端国债收益率的走势与市场趋势一致,但波段走势也不时出现偏差,日元整体波动性有所下降。2017年年初以来,美元/日元汇率在105-115区间运行。展望未来,美国大选第四季度结束后,不确定性已经消除,叠加疫苗问世带来的风险情绪有所改善。期限利差可能反弹,并导致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详见《产业研究汇率报告:关注美国国债利率》“基于单因素模型的上行风险计算20200904”,因此第四季度日元贬值的概率较大。从持仓数据来看,非商业性日元空头头寸已经到了绝对低位。从历史经验来看,极低的空头头寸往往表明日元正在酝酿贬值。日元升值的短期支撑位为104,贬值阻力为106.4和107.5。

首页
新闻
联系
电话